退出阅读

穿越从泰坦尼克号开始

作者:蒲苏
穿越从泰坦尼克号开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余波

第50章 入彀

他摇摇头,回到家,便把这一消息向家人公布,由于此前他的大女儿陈爱礼和李光前互有好感,所以很自然地这事已经成了。
这结果不出司徒南所料,当他再次踏进胡家的大门的时候,胡家的态度又恭敬了不少。他拉着司徒南的手,连连感慨。
司徒南被陈嘉庚埋怨了一通,说他不义,偷偷地把谦益公司最出色的人才给挖走了。
过了一会儿,陈嘉庚的心情总算平伏下来了,他幽幽一叹,道:“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怎么突然有这样的想法?”
这孩子可能有什么心事?陈嘉庚心里想道,又唤了李光前一声。
胡茂清偷偷地去了一趟棉兰,回来仔细地向胡国廉报告棉兰的所见所问。
“谢什么谢,都一家人了,还这么客气。”陈嘉庚笑着拍了拍李光前的肩膀,心道,这样也不错。
李光前的沉默让陈嘉庚意外,他脸色有些难看,严厉地问道:“怎么,爱礼不好吗?你不喜欢她?”
“因为司徒南没有放弃。他说我可以先不接受南洋分部副总职务,但可以做低一级的投资部经理,专门负责美华银行在橡胶业的投资,而且还赋予我不小的权限。我考虑后,觉得自己对橡胶业比较了解,如果能负责橡胶方面的事务的话,应该是个很好的机会,所以就想尝试一下。”
沉默。
“有如此实力还蛰伏,此等耐性,真可怕。他们果然所图非小啊!看来,我们胡家要做出抉择了。不然……”胡国廉意味深长地说道。既然对方敢把这么多秘密透露给胡家,这是诚意,也是种自信和_图_书,更是一种淡淡的威胁。
安德鲁·梅隆也对这起收购很感兴趣,当他得知司徒南已经在南洋控制了的一大部分橡胶种植业后,马上意识到其中的商机,于是梅隆家族也加入到收购固特异轮胎的行列。
“二十七了。”李光前老实地答道,心里一突,等着陈嘉庚的下文。
“美华银行确实是个难得的机会,平心而论,比你留在谦益公司可能会发展得更好。既然他们的大老板司徒南亲自邀请你的,说明真的很看重你,好好干吧!别让我失望。”陈嘉庚鼓励地拍了拍李光前的肩膀。
在陈嘉庚的注视下,李光前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道:“陈先生,我准备离开公司了,到美华银行去工作,不能再为你服务了。”
为了尽早地完成橡胶产业链的布局,司徒南给美国的罗伯斯下令收购美国最大的轮胎制造商固特异轮胎公司。
“只是什么?你说说,看我能不能帮到你。”陈嘉庚脸色稍缓和,不解地看着李光前。
“陈先生,你不怪我?”李光前有些诧异地看着陈嘉庚,怎么说,自己的行为都有些忘恩负义,如果不是陈嘉庚培养,自己怎么也不会有今天。
“你呢,和我也算有缘。这几年,我都把你当做家里人看待,对你我是信得过的。你看啊,今年爱礼也十八了,知书达理,又上过学,和你也是般配,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就她许配给你啊。”陈嘉庚微笑地看着李光前,如果能招到这样的佳婿实在太好不过了。
不过,司徒南听了心里高兴,想着http://m?hetushu.com陈嘉庚李光翁婿、前后两代橡胶大王双双入彀,就有说不出来的得意。他得意洋洋地告诉陈嘉庚,自己要送一份大礼给那对新婚夫妇云云。
“老板,我有些事想跟他你谈谈。”李光前走到陈嘉庚面前道。
“不!爱礼她人很好,我喜欢。只是……”李光前为难地看着陈嘉庚,有些难以启齿。
除了种植橡胶树,用化学手段合成橡胶也是一大趋势。有感于此,司徒南接着又给巨人公司下令研究合成橡胶技术。这是后话不提。
“体育学校?”胡国廉有些抓不住司徒南的意思。
过了一会儿,陈嘉庚抬起头来,合起文件,微笑地看着有些李光前。聪慧勤奋又正直,人也长得一表人才,这孩子真的不错。这些年,帮了公司很大忙,现在年纪不小了,也是时候给他许门亲事了。
“是有些事要跟谈谈。”陈嘉庚微微一笑,起身走过去,坐在李光前对面,态度有说不出来的和蔼,问道:“上次司徒南提醒得对,你也老大不小了,应该成家了。今年也二十六了吧?”
“大丈夫说话算数,难道要我说话不算数吗?便宜你小子了。爱礼的事就这么定了!”陈嘉庚没好气道,可能是觉得太便宜李光前了,心里有些不痛快,他虎着脸道,“虽然我不喜奢侈,但我陈嘉庚嫁女不能寒酸,一定要风风光光。你明白了吗?”
只是以后要平等地对待从前的属下了,陈嘉庚心里叹口气,豁达的他开始接受了这个事实。而且有李光前这个盟友的话,陈嘉庚相信自己hetushu.com的谦益公司在资金方面的困难也好解决。
“老爷子,你说我们再开个体育学校怎么样?”司徒南问道。
司徒南考虑到梅隆家族的影响力,也同意和梅隆家族再次合作,一起控股固特异轮胎公司。
“是,我一定会办得风风光光的,绝不然爱礼貌受到一点委屈。”李光前连忙在老丈人面前拍胸口。
李光前安静地坐在一旁,看着这熟悉的办公室,不由得想起这些年来在老板身边工作的点点滴滴,心里有些留恋。
“对啊,体育学校可以让学生锻炼身体,保卫祖国。当然最好能打打枪什么的。”司徒南笑道,“叫精武学校怎么样?”
尽管李光前此前有过这样的想法,但自从做出了那个决定后,心思便淡了许多。现在听见陈嘉庚这样说,他心里有些愧疚,陈嘉庚对自己实在太好了,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着李光前坚定而平静的眼神,陈嘉庚知道李光前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开谦益公司了,真是怪可惜的。他忍不住问了一下美华银行给李光前的待遇,李光前一一据实回答。
“哦,陈先生,什么事?”李光前回过神来,有些茫然地看着陈嘉庚。
或许,就算他再出色,终究还是姓李而不姓陈,野心勃勃的李光前更多地希望开创自己的事业吧!想到这里,陈嘉庚好像明白了什么。
“正好,我也想跟你商量一些事。不过,先等会,等我处理这份文件再说。”陈嘉庚示意李光前坐下,又埋头下去了。
“唔。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那么看重你,但人贵有自知之明,你的m?hetushu.com选择是对的。美华银行是间大银行,你贸然得此高位可能会摔跟斗。”陈嘉庚有些欣赏地看着李光前,“那你为什么还要离开公司呢?”他又问道。
“光前。”陈嘉庚唤了李光前一声,不过李光前没有反应,低着头,托扎腮帮,不知道在想什么。
“怪?有什么好责怪的。你又没干什么错事?人往高处走很正常,你有个更好的前途我也为你高兴,干嘛要怪你呢?而且你从谦益公司走出去的,也是我的人嘛?说不准我还得多靠你关照呢?你可是我的大金主啊。”陈嘉庚笑道。
陈嘉庚复杂地看着李光前,眼神里有惋惜,心痛,愤怒……他没想到自己正要予以重任的助手突然要离开自己了,刚刚自己还想把女儿许配给他呢?这热情一下子就遭到了冷水,换谁心里也不好受。
“真的有那么厉害?”胡国廉激动地看着一脸兴奋地赶回来的儿子。
“这是前几天的事,在威廉号上,你去和劳拉小姐谈学校教育的时候,我在甲板上碰见司徒南。他跟我说,美华公司要整合马来亚的锡业和橡胶业,美华银行需要一个人专门负责橡胶和锡业的投资事务,他就想聘用我做美华银行南洋分部的副总。我开始没答应,虽然我一直对银行业感兴趣,但我知道我的能力不足以胜任美华银行南洋分部副总这样的职务,所以便拒绝了他。”李光前道。
“啊?你还让爱礼嫁给我?”李光前喜出望外道,他眼神一亮,泪水悄然溢出眼眶。他没想道陈嘉庚这么大度,还把女儿嫁给自己。
“谢谢你!陈先生!http://www?hetushu?com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李光前眼中闪着一丝泪花,心想,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报答陈嘉庚对自己所做的一切。
得到了陈嘉庚的应允后,李光前兴奋地离开了谦益公司。看着李光前远去的背影,陈嘉庚心里有些感慨,结果有些出乎意外,又在情理之中。
让司徒南更高兴的是,司徒美登和黄三德双双从棉兰赶到滨城,跟胡国廉进行了深刻的交谈。胡家父子经过慎重考虑,决定加入致公党,成为即李仁桥家族后的又一个加入致公党的华人家族。
李光前虽然离开了谦益公司,但不代表陈嘉庚不会跟李光前再交往了,刚好相反,刚刚签下和美华公司合作协议的陈嘉庚正需要美华的资金来发展自己的橡胶王国呢,而负责美华银行橡胶投资的不就是李光前么?
“应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我总感觉他们还有更多的实力没有显示出来。司徒南说得不夸张,那隐藏的几千号军队一举拿下苏门答腊岛不是难事。爹,我不骗你,有个叫何文秀的将领亲自带我去参观了他们设在大山了仓库,密密麻麻地,满是枪支弹药,我看都可以装备几万人呢!”胡茂清激动地描述道。
李光前有些畏惧陈嘉庚的眼神,几次想逃避,但还是选择坦诚面对。
李光前走到陈嘉庚的房前,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李光前平静地看着陈嘉庚。心里有句话没说出口,如果自己去美华银行,表现好的话,不仅获得更好的待遇,而且将来还可能分到一些美华银行的股份,而留在谦益公司,自己作为一个女婿,干得再好,终究还是个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