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穿越从泰坦尼克号开始

作者:蒲苏
穿越从泰坦尼克号开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卷 繁荣

第85章 席卷苏门答腊(三)

范尼少将想得没错,南华的军队正在源源不断地向亚齐地区前进。
丛林虽然给予亚齐土着一层单薄的保护,面对紧追不舍的荷印殖民军,他们的命运即将凶多吉少。
刚才荷印军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就没发现他们。
机枪手成为狙击手的关照对象,原来的荷兰机枪手已经在第一时间被人点命了,当第二、第二第三个机枪手没来得及射出一颗子弹就被不知道从何处射来的子弹打爆头后,那些荷印军再不敢靠近那瘟疫般的机枪了。
此刻,他真想仰天长啸,“真主,难道你抛弃了你的子民了吗?”
一时间枪声大作,一颗颗致命的子弹从荷印军的背后射过来,他们猝不及防,惊慌失措,纷纷逃窜。
其他队员也不仅莞尔。
荷兰少校似乎有所感应,他回头看了一眼,一道光线突然反射过来,照在他脸上。
在森林的另一头,战斗还在持续着,在高温、炎热的热带雨林里,荷印殖民军正跟自由亚齐运动的最后精华激烈战斗,双方都打出心火了。
看着那群死神披着厚厚树枝野草、脸上吐着墨黑的油彩、手里拿着威力强大的武器,还有那冷峻的眼神,嗯,他们正在一步步地走过来,刚刚逃生生天的亚齐土着灵魂都在颤抖。
荷印军劳师动众,最后功亏一篑,范尼少将对华人就有说不住来的厌恶!同时又忌惮不已,要不是人少,刚才南华军几乎打到范尼少将的指挥部了。
已经有好几名荷兰军官被人打死了。而遭到突然袭击的土着官兵失去了指挥的一瞬间,只得趴在地上,不知所措。
范尼少将看着渐渐不支的亚齐叛军,心里暗暗高兴。心想:再加把劲,就可以一劳永逸地消灭掉这所让王国损失大量人力物力兼丢脸的叛军了。
短短一分钟内,荷印军就损失了50人,带领他们一路过来的荷兰少校已经被击毙了,其他荷兰军官还没来得及接任指挥,又被人一枪打爆头,脑浆喷出,没办法,他那一和图书顶红帽子实在太风骚了。
如果这些南华军是敌人,突然出现在亚齐人的后面的话,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戴传新指挥的三角洲中队有150号人,配备大量的狙击手,冲锋枪,还有迫击炮,活力强大,死死地压着人数被他们多几倍的荷印殖民军,遭到猛烈袭击后,荷印殖民地抬不起头来,又失去了军官指挥,只能依靠本能胡乱地开枪。
汲国磊看了看那几个目光羞涩,袒胸露乳的亚齐女人一眼,马上别过头去,心道:靠!我才不要这些身材矮小,黑黝黝土着女人呢!免得做恶梦。
战斗很快结束,四百多荷印军在戴传新中队的袭击下,几乎毫无反击之力,被干脆利落地解决掉,逃入林中的一切土着兵最后也被找出来,一一消灭。
仿佛应验了范尼少将的话,突然一发跑到落到他们捕到10米的地方,把司令部几名反应慢的宪兵炸死。
不过知道对方没有恶意后,亚齐土着终于放心了,纷纷笑了起来,围着戴传新他们叽叽嘎嘎不知道说着什么,神情好像很激动似的。
这种感觉太奇妙了。
他的语调有些奇怪,但那些亚齐长者听出来了,对方说的是亚齐语。不过让人纠结地是,对方好像只会那么一两句,再多的话就不会说了,只能通过眼神和肢体语言来交流。
枪声惊动了剩下的亚齐妇孺,他们纷纷则开始仓皇逃窜。
亚齐土族什么时候见过这等好家伙啊?他们都惊呆了。
从亚齐人处死班达亚齐的荷兰官员和商人,从班达亚齐城内欲火奋战,双方伤亡惨重开始,就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境地了。
“不!可能是敌人!”范尼少将道。因为那些炮弹是从不远处的一处草地里飞出来的,而且炮弹也不是荷印殖民军带来的十五门75mm榴弹炮,也比荷印殖民军的40口径的迫击炮威力要大,应该是大口径迫击炮,不是荷印殖民军的装备。
此刻这个犯下了无数罪行的海http://m.hetushu.com盗的态度是多么诚恳啊!
天色渐渐昏暗,夜幕就要降临,战事多僵持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想到发生在范巴斯滕上校身上的那个噩梦般的夜晚可能会再次重演,范尼少将不再犹豫,果断下令撤退,命令荷印殖民军退出丛林。
突然,其中一个死神裂开嘴巴,微笑,露出比洁白的牙齿,道:“别害怕,我们是华人,亚齐族朋友,过来打荷兰人的。”
这一切几乎发生在转眼之间,那些正在林中逃窜的亚齐土着一时之间停了下来,看着身后冒出了一伙更加凶残的死神目瞪口呆,忘记了逃跑!
猎人点点头,屏气凝神,俯身低头,加装了4倍瞄准镜的狙击枪死死地锁定毫无察觉的荷印殖民军指挥官的后脑勺。
“援军来了,跟我冲!”哈桑当机立断,提起手枪冲了出去,参与的亚齐武装跟在他身后发起冲锋,在南华军的接应下,终于冲出荷印殖民军的包围圈。
“继续前进,干掉亚齐叛匪,他们跑不了了。杀死他们,为王国的战士报仇!我重重有赏!”荷兰少校厉声喊道。刚才的战斗里他损失50名小伙子。
几个亚齐小孩好奇地看着这些突然冒出来的怪叔叔,有些好奇有些害怕。
“报告,左侧出现大量不明身份的敌人,现在正在跟我军交火,对方的火力很猛,装备大量机枪,怀疑是南华军。”又一名荷兰军官报告道。
“司令!左边的防线被打开了,荷印殖民军正冲过来了,请求增援。”
“报告,弹药已经告罄了……”
他心里暗爽,刚才哪怕亲手处决那些亚齐土着伤兵也没让他心情好起来。
形势变得非常危急,哈桑一时想不到太好的办法,他心里还担心那些手无寸铁的部落子民,他们也被敌人……了吗?”
哈桑看着扑上来的荷印殖民军,心里暗暗叫苦。他的部队人数已经下降道不足两千人了,军官换了一轮了,但对手还有源源不断的兵员、物资补给,如和*图*书无意外的话,自由亚齐运动的最后一点精华就在此战消耗殆尽了。
“我们的人来了。”听到荷印殖民军背后枪声响起,基安松了口气。被南华军袭击,困住亚齐武装的包围圈被打出了一个缺口。
“该死的!”范尼少将重重地吐口水,为了包围这群亚齐人的最后武装,他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心血,现在煮熟的鸭子飞了,他如何不气?
“给!”汲国磊剥了个糖果塞进那亚齐小孩的嘴里,摸摸对方的小脑袋,以示亲昵。
南华军突然出现在亚齐让范尼少将忌惮不已,他意识到情况越来越麻烦了。
附近的荷印军马上开枪射击,把那个挥刀乱砍的亚齐大叔击倒。
装甲车后是一队卡车,长长的,像条绿色巨头,车后拉着一门门散发出金属光泽的大炮,让人胆寒。
这只是一股荷印殖民军,还有其他荷印殖民军正在围剿亚齐武装人员。丛林里不时地响起阵阵枪声,那是哈桑率部正和另外一股荷印殖民军在交战,他们无暇及顾这边的危机。
亚齐小孩马上就笑了,糖果的甜味冲散了他们对危险的恐惧。见状,其他队员也掏出糖果分给亚齐人。
而握着弓箭、砍刀的亚齐大叔守在前方,看着不远处树木摇动,那是荷印殖民军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杀气透过树木传过来,惊起林中的飞鸟。
“头,他们说什么?”汲国磊问道。刚才听戴传新突然说土着语,他心里更是敬佩了。
看着不远处的那些正在疯狂向林中逃窜的亚齐土着,荷兰军官笑了,好像看到了巨大的功劳就在自己前面,只要轻轻一伸手就可以灭掉这些胆大妄为的亚齐人了。
南华军在不断增援,从刚才的战斗来看,对方的战斗力不必自己差,也不知道对方来了多少人,一时之间有太多的问题出现在范尼少将的脑子里。
“妈的,炮兵吃屎了吗?怎么不长眼?”一名荷兰军官气愤地看着自己的部下正在遭受炮火的袭击。
“什么?难道那些南华军想m.hetushu.com把自己包围起来?”
就在他们说话的瞬间,从林中冲出来的南华军越来越多,火力也越来越猛,不仅有迫击炮,还有75口径的榴弹炮,还有大量的机枪。
亚齐大叔握着武器的手不时地颤抖,回头看了看一脸惊慌的妇孺,眼中闪过一丝决然的光芒。
南华军武器精良、人数众多、让刚刚死里逃生的一身狼狈的亚齐人且惊且喜。更让他们惊讶的是,什么时候这边森林里竟然开辟了一条道路,他们也不知道。
“妈的!是华军!他们来了!”范尼少将爬起来,吐出一口沙子,骂道。
树叶怎么会有如此强烈的反射效果?
“吃!”汲国磊做了个咬牙的动作。
“将军,我们应该尽快撤离,敌人越来越多了。”一名荷兰军官建议道。
该死的,又是那班人黄皮猴子?!实在太卑鄙阴毒了。
荷兰少校的身体或者应该叫尸体保持站立的姿势,瞳孔涣散,没有了生机,临死前还保持着惊悚的表情。
南华的军队不是已经过来了吗?怎么还不出现?他们再不出现自己就要葬身这深山野林里了。
接着又冲出十几个亚齐大叔,面对优势敌人,他们洒血丛林,倒地身亡。
“头!要打吗?不然那些亚齐土着就死光了!”汲国磊小声问戴传新道,眼神里有些着急。
在他指挥下,越来越多的荷印殖民军从打开的缺口里冲向负隅顽抗的亚齐人,无论从兵力还是火力上,荷印殖民军都占有优势。
一名爪哇战士被突然从树木后面跳出来的亚齐大叔砍了一刀,倒在地上叫喊。
可惜就有人偏偏不如他们愿!
就在范尼少将胜券在握的时候,荷印殖民军的身后突然想起了一阵强烈的炮声。突如其来的炮弹落入正在冲锋的荷印殖民军的背后,把他们炸得血肉横飞。
“还是有些毛躁!”戴传新看着汲国磊的一眼,朝不远处的狙击手做了个手势。
荷兰少校想的没错,前面的林中就有大量刚刚家园被毁的亚齐土着。哈桑带走了http://m.hetushu.com族中的精锐,剩下的人只是靠一股血气之勇顽抗,失去了家园后,他们不得不躲进森林里。
就在不远的树林里,一群死神正冷酷地盯着那些得意忘形的荷印军和惊慌失措的亚齐土着,他们身上披着厚厚的伪装,武器也用花花绿绿的布条包裹着,就像一颗大树、一块大石,一簇野草一样,悄然无声,毫无生气,冷漠地看着不远处的敌人。
“嘭!嘭!嘭!”
他们已经被震慑住了。那些死神实在太强大了,竟然瞬间就把那些强大的荷印军消灭啦?
他第一时间想道,想到了什么,几乎一瞬间他的脸色惨白了。在明晃的光线里,突然冒出一个子弹,飞速穿过他的脑壳,击中了他脆弱的灵魂。
惊慌、失措、麻木、恐惧、悲愤的表情布满了亚齐土着的脸上,这伙人里以孩子、妇女、老人居多,幼小亚齐小孩被大人抱着怀里,他们被捂住嘴,不敢发出声音,生怕惊动不远处的敌人。
枪声就是命令,狙击手开枪后,三角洲中队队员纷纷向茫然的荷印殖民军开火。
南华军也不追击,任由荷印殖民军离去。
在他的催促下,刚刚遭遇一劫的荷印军杀气腾腾地扑向不远处的亚齐土着。
看着哈桑苦恼悲愤的样子,站在他身旁的基安心里也暗暗着急。
基安心里不断祈祷,主呀,救救你迷途的羔羊吧!
损失了上百人后,荷印殖民军终于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组织防线。
在刚刚结束的战场的背后的森林里,越来越多的南华军从树林里冒出来,他们身穿绿色的简易迷彩服,精神抖擞,大炮、机枪,几辆装甲汽车隆隆地从林间驶出来,车头那挺20毫米的机关炮、12毫米的机枪,怎么看都像是钢铁怪兽。
“他们说小汲很帅,要找你做女婿!”黑狗咧咧嘴,呵呵大笑道。
“啊!”
还好炮击的规模不大,对方只有上来门迫击炮,不过从林中射出的子弹让范尼少将惊讶,对方虽然人数不多,但枪法神准,而且好像是专门盯着荷兰军官。